澳洲快乐10分网-首页

当前位置:清风苑 >> 清风文艺 >> 浏览文章

注重教化的弥渡好官——李卿云

编辑时间: 2019年12月10日   来源: 弥渡县纪委监委   点击:

在山东乐安县有一桩妇孺皆知的公案,说的是清代乐安县两任知县为倡导教化,振兴人才,一个是云南赵州弥渡举人李卿云,堪舆专家,于1778年建了穿心阁,一个是四川泸州监生曾启埙,相信堪舆风水之说,于1893年拆毁了穿心阁。乐安县人街谈巷议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好在这段公案于1918年终于有了个了断,此时乐安县已更名广饶县。《乐安县志》编纂者于“穿心阁”条下加按语云,“杰阁凌云,一邑之壮观焉。俗乃以科举不利为阁之咎,并咎建是阁者”李卿云。翻开历史可知,李卿云“书院创建,捐俸千金,额曰乐育,崇文之意可想,平日崇其学问而临时抑其功名,又情理之必无。其即以阁论,图悬太极,像塑魁星,石刻鱼跃龙门之数者,尤与建学相表里,为利科举之明证。第科举之利与不利,不尽关乎风水,为科举不利而去阁,阁去而科举仍不利。……阁乎?非阁乎?于李公何尤?”

李卿云,大理府赵州弥渡上达村人。乾隆壬午(1760年)举人。乾隆四十一年(1776)十一月,选授山东乐安县知县。在任九年,注重教化士民,培养人才,政绩颇丰,载之县志,列之宦绩。在乐安县历千余年史中,有名有姓的知县不少,李卿云却名列历历可数的宦绩之中,说明他是一个经得住历史拷问的好官。《乐安县志》如此记述:“以才能著,兼摄临淄,无废事,祀典祠庙,罔不修葺,而民不扰。邑明诚书院废后,无嗣兴之者,公创建于城内,延师课艺,振兴人才”。

至于建设穿心阁的缘由,县志说:“愚民喜讼,黠者从中辟阖阴阳,多破产不悟,反畏而誉之,势不可猝治。公善形家言,思有以厌胜,建高阁于街心,置魁星焉”。也就是说,鉴于乐安县民愚顽,动辄起诉公堂,一些诡诈之徒胡乱说道阴阳,借以滋生事端,搞得人心惶惶,一时难以治理。于是精通风水的知县李卿云想度阴阳,选址县城十字街心,倡建穿心阁,阁楼上层祀魁星,岁时祭祀,避邪祈吉,以文教化导民众,力倡文治,以期清明之治。

1778年,李卿云倡在县城十字街建穿心阁,高三层,层各丈余,四面悬门额,以东壁、西清、南薫、北斗。上层为楼阁,塑魁星像,四面环窗,四角斗拱延伸为龙头,悬挂风铃,清音不断。下层为砖石建造,中为圆顶,嵌铁太极图,围石雕刻鱼跃龙门之图,南来北往,穿阁而过。其下层地平即与城墙垛口持平,高耸入云,巍峨矗立,金碧辉煌,所以为“一邑之壮观焉”。建成后,每逢节日及祭祀之期,历任知县都按例率领士绅祭拜,在老百姓心目中成为镇城之神,“阁子底”成为乐安百姓至今无法磨灭的最美好记忆,一县之地标性建筑。

可令人遗憾的事还是于115年之后发生了。1893年,知县曾启埙以穿心阁破坏了风水,以致县域科举不利为名,拆除穿心阁,以其砖石扩建乐育书院,从此这座镇城之神消失于无形,但却留在了人们的心中。好在千秋功罪,历史自有评说,至民国七年,《乐安县志》纂修者在县志“古迹志”内“穿心阁”条后特加按语,对曾启埙之流所持论调给予辩驳,批判风水迷信之说,大加赞扬建设者李卿云的创建之功。时至今日,乐安县人仍对拆除穿心阁扼腕叹息不已,广饶大众报社社长刘金海说:“今天想来,因为迷信而拆除百余年历史的古老文物,的确太可惜了。”

细数李卿云在乐安县的政绩,重点在于教化士民,其目的是让士民遵循礼教,恪守封建王朝规范,达于安居乐业之治。其实,重视教育,尊师重道,教化士民,是封建科举时代每一个为官者的重要任务。入清以来更是如此,雍正皇帝甚至发布圣谕说:“圣人之道,如日中天,讲究服膺,用资治理。”又发布上谕说:州县官“诚能洁己奉公,实心尽职,一州一县之中,兴仁兴让,教孝教忠,物阜民安,刑清讼简,朕将升之朝宁,用作股肱”。天子倡导,李卿云等地方官员自然是奉行不韪,践行不怠。

确实,朝廷极力鼓励提倡,作为清政府一名典型的基层官员,李卿云力所能及,且奋发图为,唯恐偏废。乐安县原有书院名曰诚明,年久失修,倾圮荒废,生员求学无所,全县科举不兴,人才被桎梏。1778年,李卿云选址城南。动员县民曹纪尧、房志圣捐出地基一区,自捐清俸1000两白银,新建学舍数楹,名曰“乐育书院”,由于县城南高北低,可俯视一城,为一城之大观。同时,好义之士纷纷捐置学田,作为生员廪资和延师之资,聘请名师,严督课士。李卿云还制定书院章程,政务之暇,亲为讲授,制题考核,亲定甲乙。从此,“乐民乐之,民亦莫不顺流承化,鼓舞踊跃,惟恐居后”。

在传统的封建科举时代环境中,李卿云时时事事以文翁治蜀、韩愈化郴州为榜样,坚定地认为,为官一任,“一而齐之,绳于法制,谓之正化;匡而正之,归于大道,谓之德化”。因而,李卿云时时以“风励斯民”为念,事事以德化斯民为先,天长日久,涵泳朴斲,“推圣天子务本崇实之至意”,“必有忠信材德之民生其间”。这种思想,在他所撰《重修钟楼记》中表达得更为直白,他说,钟楼自1378年建后,县内阎宽、孙三杰等七人先后崛起,“以名进士历致通显,后先相望,钟楼实有造于人材”。李卿云一系列“德化”举措施行,乐安县士子彬彬向学而知书,民纷纷从流而知礼,一县之内,讼简盗息,居民安堵,实现大治,士民思之不绝。

李卿云在乐安县所为,载之县志者共计七桩,桩桩件件,无不关乎教化。除上述新建穿心阁、乐育书院外,分别是:1779年,重修真武庙;1781年,重修钟楼;1784年,先后重修射圃、名宦祠、乡贤祠。尤其难得的是,李卿云倡建这些“重点工程项目”时,率先垂范,慷慨解囊,“捐廉首倡”,比如,捐俸银千两建设重建书院,捐廉首倡建钟楼,毫不扰民累民。山东诸城人、江宁布政使刘墫这样评价李卿云:“政惠而断,民爱而畏”。由此可见,李卿云是一名建设型、创业型、实干型官员。(王亚林)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